起名168网> 起名知识> 武侠人物名字大全

武侠人物名字大全

2015-04-21 17:18:49 未知 起名168网   共有0人围观 [ ]
导读:武侠人物名字大全最有内涵武侠人物名字 周芷若。很多人都只是觉得名如其人,其实另有一层深意。 「芷」为白芷,「若」为杜若,都是香草,借以形容周姑娘清丽脱俗。 然而,「芷」字由「艹」和「止」两部分组成,表示「香味令人止步的草」,暗指周芷若虽美艳出尘却带有清冷威严 ...

  最有内涵武侠人物名字

  周芷若。很多人都只是觉得名如其人,其实另有一层深意。

  「芷」为白芷,「若」为杜若,都是香草,借以形容周姑娘清丽脱俗。

  然而,「芷」字由「艹」和「止」两部分组成,表示「香味令人止步的草」,暗指周芷若虽美艳出尘却带有清冷威严之态,令人难以与之亲近。

  而杜若,号称是「一夜间灿然绽放,隔日便悄然凋零。貌坚实弱,一旦全力绽放,便注定颓败。」

  回想一下周芷若从未真正温暖过的一生,突然觉得名字恰如其分。

  乔峰,段誉,虚竹,里面都有一个字(乔、誉、竹)是代表虚假、伪装、皮囊的意思,乔峰以为自己是汉人结果却是契丹人,段誉到头来是段延庆的儿子,虚竹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儿最后发现方丈就是生父。

  阿朱阿紫,朱正紫邪,在乔峰的感情上也是阿朱正室,阿紫一直在试图占据乔峰心目中最重要的位置。

  苏星河,丁春秋。星河是空间,春秋是时间,这两个词(组)用如此浪漫写意的方式概括了天上地下,实在是逍遥派的风格。


武侠人物名字大全

  云中鹤,四大恶人中的淫贼,云中鹤其实是徐志摩的笔名,徐志摩又是金庸的表哥,可见金庸对他这个表哥的喜爱和怀念之情,够内涵了。

  岳不群,"君子群而不党,小人党而不群",高端黑

  梅石坚,倚天屠龙记里巫山帮帮主,听名字就知道人家有多忙了。没时间。

  任盈盈+令狐冲=大盈若冲,两个独立的名字合起来的意思真美好。「大盈若冲」出自《道德经》四十五章: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剑魔独孤求败,没有任何典故的名字,但仅仅四个字就构成了一个故事,无比传奇的故事,哪怕你不看那些介绍文字,也能从短短四个字里品出森森剑气,萧萧易水。于是这个名字成为了典故,更何况,金庸还用他最飘逸的笔法描述了这段传奇,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於天下,乃埋剑於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四十岁后,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好一个长剑空利,不亦悲夫,好一个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求败」二字面前,那些俗套的所谓「不败」「必胜」「长胜」都不值一提;剑魔二字面前,「剑圣」「剑神」都矮了一头。如果把本页所有名字去掉故事写在白纸上,能让一个对金庸全无所知者动容的,我相信只有独孤求败。

  阳顶天,你懂得。

  一个瞎子却叫花满楼

  一个小偷敢叫司空摘星

  美丽好听的武侠人物名字

  芷若,是金庸笔下最美丽的名字之一。芷为白芷、若为杜若,都是古代香草名。

  古代多把香草和美人、志向高洁之士并喻。描写最多的是屈原的楚辞:“扈江离与薜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杂杜衡与芳芷”,“沅有芷兮澧有兰”、“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

  这里还可以看出黄药师之妻子阿衡这个小名的出处,“杂杜衡与芳芷”,杜衡也是香草,可见阿衡之名也是拿香草来比拟绝代佳人。

  “怀兰蕙与衡芷兮,行中野而散之”,衡与芷也是并称的!可见金庸笔下,芷若是与阿衡一样优秀的女子!

  “芷”是香草最多描写入诗句的一种,经常和兰花并提,“岸芷汀兰,郁郁青青”,有趣的是,确实有种芷草叫做薛芷,屈原有诗:“扈江蓠与薛芷兮”,而周姑娘曾提到“家母姓薛”,这被许多人当成把周女比喻薛宝钗的证据,看过本文之后,周迷要记得毫不客气的反驳他们,红楼梦出自清朝,人家芷若早在几百年之前,怎么可能与之有丝毫相同之处?

  “家母姓薛”,从名字上来猜测,正确的联想应该是她的母亲叫薛芷,本名就与香草相符,而把女儿  取名为“芷若”,就像南兰的母亲把女儿  取名为“若兰”一样。

  不过大家千万不能把芷若的‘若’也当成好象的意思,以为芷若就是“若芷”,那可就错了。因为这个若--杜若香草也有她自己独特的个性。

  杜若个性刚烈,一夜间灿然绽放,隔日便悄然凋零。其花貌似坚强,实则柔弱,它绽放得太过刚烈,虽然枝叶强韧,但花瓣脆弱,一旦全力绽放,便注定颓败。这就够了,因为如泰戈尔所说,“毕竟在天空中留下痕迹。”

  作为武侠小说之“集大成者”与“创新者”,金、古二人洋洋洒洒的几千万字的作品中,涉及到的人名真可谓不少。在对人物的取名上,二人皆妙笔生花,各有千秋。

  (一)朴实与华丽

  作为起初的一个历史学者,金庸身上承载的更多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在取名上更中正持平一些,人名大多朴实敦厚,如郭靖、杨过、令狐冲、乔峰、狄云、陈家洛、袁承志、陈近南……一个个四平八稳的,带有很强的仿真性,也就是说,在现实的生活中,这些名字一样可能会出现,而且几率还很高。

  作为后起之秀的古龙,新武侠主义的创新者,在取名上当然就不能再落窠臼,加之古龙的浪子情怀,所以他笔下的人名往往飘逸出尘,极具诗意美感,如楚留香、西门吹雪、花满楼、叶孤城、中原一点红、花无缺、秋凤梧、萧别离……这些名字跟金庸笔下的比较,就显得虚幻了许多,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直楞楞地就从虚空中走出来,华袍锦服,丰神俊朗……

  简言之,金庸:传统仿真而朴实;古龙:现代虚幻而华丽。


  (二)男女有别

  在对待女性角色上,金庸往往大度、宽容、欣赏得多。因而在对其作品中女性角色的取名时,个人感觉金老是花了大功夫的,至少比为男性角色取名时更用心。其笔下清丽脱俗的佳名比比皆是,“袁紫衣”之飘逸,“木婉清”之灵气,“王语嫣”之俏兮,“周芷若”之淡雅,“小龙女”之高贵,“霍青桐”之清幽、“程灵素”之脱俗、“苗若兰”之娟秀、“凌霜华”之冷寂、“岳灵珊”之轻盈……字字珠玉,为我们打开一幅群葩争芳的佳人图。

  古龙则是一个十足的大男子主义者。他的小说跟吴宇森的电影一样,更多的是在讲述男人们的故事,兄弟情、生死义,女人永远只是点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在这种信条下,古大侠对笔下的红颜之名,往往显得漫不经心,随意而为。如:苏樱、丁灵琳、红袖、甜儿、朱七七、铁心兰、林仙儿、田思思……一看就是可爱的邻家女生。相比金庸考究的态度来,显得内涵底蕴不够。但也有一些不俗的名字,高雅如林诗音(感觉在借用林微因捏)、沈璧君;空灵如明月心;飘逸如蝶舞;诗意如翠浓……

  在对女性角色的取名时,金庸引用了许多古诗词等传统文化典故,如:

  袁紫衣——鲁迅之“月光如水照缁衣”,紫衣即缁衣,暗示了袁紫衣的最终命运

  木婉清——《诗经?国风?郑风》“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王语嫣——“语笑嫣然”

  周芷若——《汉书》“衡兰芷若”,芷为白芷,若乃杜若,皆是香草。李白亦有诗云:“始向蓬莱看舞鹤,还过芷若听新莺”

  程灵素——古医药典籍《黄帝内经》中的《灵枢》《素问》二章

  李沅芷——屈原的《湘夫人》“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苗若兰——《洛神赋》“含辞未吐,气若幽兰”

  而在其不同作品中,同是被叫做妖女的几个女孩,青青、盈盈、素素,同样的聪明、任性、泼辣,其名字均出自《古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盈盈楼上女”、“纤纤出素手”。

  可见,金庸对笔下的女孩子是很喜欢的,取名时恐其不美不雅,引经据典的,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再看古龙笔下的女孩,取名上就几乎没有用什么典故,基本上都是洋溢着现代气息的名字,动感、活泼、甜美……相反,对其笔下的男性角色,取名就认真得多,甚至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也用典,如:

  萧十一郎——唐崔郊“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西门吹雪——元代诗人虞集“剑吹白雪妖邪灭,袖拂春风槁朽苏”

  叶孤城——王之涣《凉州词》“一片孤城万仞山”,叶孤城的内心与他的名字一样,是一座封闭而孤独的城

  柳余恨——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由来多易醒。柳余恨抚钩叹曰:“离别是为了下一次相聚”

  萧别离——无边落木萧萧下,杜宇啼血,不忍别离

  卓东来——老子入函关,紫气东来

  另外,在古龙代表作品楚留香系列和陆小凤系列中,古龙竟然用了同一种模式:三个男人一台戏,堂堂七尺女儿名——楚留香、胡铁花、姬冰雁;陆小凤、西门吹雪、花满楼。而西门吹雪和花满楼这两个名字极具画面感和审美意境。衣冠胜雪照冷月,横剑西门轻吹雪;江南三月,花满西楼。一个高远出尘的不世剑客,一座花香盈盈的悠然小楼。叹乎,惜乎!

  除了画面感的名字,古龙笔下的还有些人名充满了“动感”。一如高渐飞,渐行渐远,越飞越高。让我总想起《东方不败》中的猿飞日月,在长草间如风般掠过;二如卓东来,似登高台,胸藏沟壑,东风渐至,我自岿然,一个非常大气的名字;三如萧泪血,双眸如星,浊泪似血。我似乎看到了剑庐里“泪痕”始出时,萧大师的悲喜交织的矛盾心情,数番心血,不忍毁之,泪洒名剑,滋然有声。于是萧泪血在满天夕阳下来到长安古城,去破解“泪痕”中封铸的谶语。

  简言之,金庸女人名字取得好,古龙男人名字取得绝。

  (三)严谨与随意

  在金庸的作品中,无论主要人物的名字,还是次要人物的名字,金庸都一视同仁,皆严谨认真的取名,不会敷衍了事,即使是跑龙套的也不例外,有些小人物往往还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如《笑傲江湖》中的“黄河老祖”,《倚天屠龙记》里的“海东青”……这是金庸一贯秉持的大家风范和尽善尽美的态度。


武侠人物名字大全

  古龙则不然,除了主要人名他老人家费点心思琢磨外,次要的人名随意而为,打杂的跑龙套的命运就更惨了,往往以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等就打发了。在古龙看来,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物不是旋即消失在故事的烟尘中,就是被“咔嚓”掉当英雄炮灰的,不值得他老人家劳神费力。具体的例子我就不列举了,反正是小人物,说了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呵呵。

  简言之,金庸:主次同等,严谨认真;古龙:重主轻次,率性而为。

  (四)常用与生僻

  这里指作品中人物的“姓”。

  在金庸的作品中,人物的姓氏大多常见,尤其是主角的,如:张、杨、郭、李、胡、萧、陈等。而古龙作品中人物姓氏多不常见,甚至生僻,如楚、路、荆、铁、花、姬、水、明、刀……比起金庸来,古龙更喜欢用复姓。诚然,金庸作品人名中也有复姓,“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虽然只有15部作品(加《越女剑》),人名却近1500多个。涉及复姓有“司徒、端木、尉迟、上官、欧阳、慕容、令狐、东方、独孤、完颜、耶律”,考虑到金庸作品中的历史因素,将“完颜、耶律、慕容”等除外,真正金庸有意取的复  姓名字也很有名气的就是欧阳峰、东方不败、令狐冲及独孤求败。古龙则不然,在他作品中,复姓多且出现频率颇高,除上述提到的,还有“司马、司空、皇甫、西门、南宫、轩辕、公孙、百里”等,尤其武林四大家中的“东方、西门、南宫、北野”中的前三者和“上官”等尤其情有独钟。哎,都是很多武侠作家的通病。如果说金庸是无心插柳,那古龙则是有心栽花。

  简言之,在这点上金庸注重内容,古龙注重形式,也符合他“剑走偏锋、追新逐奇”的固有心态。

  金庸小说武侠人物名字

  (一)阿朱、阿紫——二姐妹是《天龙八部》段正淳与阮星竹之女,自小分离,后一为慕容氏的婢女,一为星宿派的顽徒。朱紫是一个母亲所生,而性格、品质迥异。其名取自《论语》。《论语·阳货》:“恶紫之夺朱也。”何晏集解:“朱,正色;紫,间色之好者。恶其邪好以乱正色。”后因以“朱紫”比喻以邪乱正或真伪混淆。《后汉书·陈元传》:“夫明者独见,不惑于朱紫。”又比喻人品的高下。刘峻《广绝交论》:“雌黄出其唇吻,朱紫由其胆。”由是观之,查氏以“朱紫”为二姝命名,爱憎之情不言自明矣。

  [附:乔峰]乔峰本名萧峰(萧姓为辽国大姓),其姓得自养父农户乔三槐。“乔”字已暗含其并非本姓(“乔”在字义上有“装假”、“改扮”意,如乔装,乔模乔样等,《水浒》有“李逵寿张乔坐衙”)而“峰”字又遥接其父之名“远山”。

  (二)丁典和凌霜华——《连城诀》中一对命运悲惨的爱侣。丁,有遭逢的意思。《后汉书·岑彭传》:“我喜我生,独丁斯时。”有词语“丁忧”、“丁艰”;典,有抵押、典当的意思。杜甫《曲江》:“朝回日日典春衣”。所以“丁典”可释为“遭逢出卖”,正好像丁典与其把弟狄云身世的写照。

  凌,“凌寒独自开”之凌,冒着;“霜华(花)”,雪也。能凌霜华(花)之物,菊也。合“人淡如菊”之评,亦符其爱菊之性。故其女仆名曰“菊友”。

  (三)杨过、小龙女——“神雕大侠”杨过,字改之,其名及字都是郭靖取的。《左传·宣公二年》:“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又南宋辛派词人刘过,字改之。不知金庸是否从这位词人身上得到某种灵感。

  龙女,神话中的龙王女儿。《法华经》中有龙女成佛的故事,唐李朝威《柳毅传》有“龙女牧羊”。《诗人玉屑》卷二十一引《冷斋诗话》有“吴城小龙女”。而小龙女的原型应该出自《庄子·逍遥游》中那位“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的“藐姑射之山”的“神人”。

  (四)令狐冲、任盈盈——令狐冲是厌恶权利斗争的“隐士”,一位“道家之侠”。冲,貌似冲淡空虚;盈,水满的样子。这似乎暗示着令狐冲和任盈盈性格的差异与冲突。但事物是辨证的,《老子》四十五章曰:“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再说下--金庸在其另一部小说里借周伯通之口引用过这句话,可旁证这种解释并非牵强。“周伯通道:‘我这全真派最上乘的武功,要旨就在‘空、柔’二字,那就是所谓‘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跟着将这四句话的意思解释了一遍。郭靖听了默默思索。”)冲与盈又达到了统一。而事实上他二人最终是“笑傲江湖”,“曲谐”一生的。

  [补记]任盈盈也可能名取自《古诗十九首》“盈盈楼上女”。清孔尚任、顾彩合作传奇剧本《小忽雷》中女主角名郑盈盈。又《老子》:“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五)“奔雷手”文泰来——文泰来乃《书剑恩仇录》红花会四当家,是堪与乔峰媲美的好汉。“奔雷手”形容其工功夫气势不凡,辛弃疾《沁园春》(杯汝前来)有“于今喜睡,气似奔雷”句。泰是卦名(卦象为上坤下乾)。坤地乾天,地重下沉,天轻上浮,天地交而万物通,征兆顺利。

  这样就很好解释文泰来由被清兵拿获到逃脱囚笼,虽屡经周折,然“否去泰来终可待”(唐韦庄《湘中作》),正印证“泰来”二字是否极泰来的意思。

  (六)乾坤五绝(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

  《射雕英雄传》中五位高人被誉为“乾坤五绝”。金庸对他们的命名参考了中国传统的五行思想。

  东方尚青,属木,故“东邪”为黄药(药)师(平时都穿着青袍);南方尚赤,属火,故“南帝”号一灯;西方尚白,属金,故“西毒”为欧阳"锋";北方尚黑,属水,故“北丐”为"洪"七公;中央尚黄,属土,故“中神通”为王重阳。金木水火土五行巧妙地镶嵌在五人的姓名中。

  1、南帝一灯——“一灯”之名出自《法华经》:以一灯传诸灯,终至万灯皆明。“南为火”:一灯大师之“灯”待“火”点燃。其秘技为“一阳指”,而太阳就是一个大火球。“南,色赤”:“灯”与“阳“皆作赤红色。

  2、中神通王重阳——‘中央为土”:此人确为历史人物,是全真教开山祖师,原名“王喆”,这姓/名两个字皆具“土”形。五大高手中他辞世最早,由其师弟递补为中顽童,就是周伯通。而“周”中亦有“土”。

  “中央,色黄”:王重阳既为道教大师,而道士用黄冠束发,因此又被称作“黄冠”。《推背图》作者李淳风就自号“黄冠子”。

  3、西毒欧阳锋——“西为金”:“锋”赖“金”利。作为音乐家的欧阳锋,常备乐器不是吉他,而是铁筝。仍是金属所制。

  “西,色白”:西毒长居白驼山,他本人/侄儿/部属皆作白衣装。

  此意王家卫在《东邪西毒》中也有所发挥,电影尾声是欧阳的一段独白:没多久,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那天,黄历上写着“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4、东邪黄药师——在《卅十三剑客图·虬髯客传》一文中,金庸对唐代名将李靖极表钦敬之忱。其实李靖之军事才能未必高于韩信/林彪,金庸佩服他的恐怕还是其功成不居/明哲保身的政治智慧与人格修养。虽达不到三毛“最爱黄药师什么都爱”的程度,我猜金庸对自己创造的黄药师这一人物形象还是钟爱有加,他把自己推崇备至的李卫公的名字赠给了黄:李靖字药师。

  “东,色青”:书中写黄药师初次出场:“身穿青色布袍”。

  “东为木”:黄药师三字表面看来似乎有“草”无“木”,其实不然。金庸等台港文人使用的是正规的繁体字,“药”字的正确写法是“藥”,一根巨木,赫然在下。

  5、北丐洪七公——舊武俠小説《兒女英雄傳》中有“鄧九公”者,名諱與洪七公相仿·書名與《射鵰英雄傳》也有幾分(五分之三?)相似。

  “北为水”:七公姓“洪”,果见洪水汤汤,竟没涯涘。

  “北,色黑”:书中不曾描写七公衣服颜色。但他作为丐帮老头子,估计不管衣服原色为何,上身之后,必将改造成唯一色调:总是黑。

  小说中一灯大师的“一阳指”为欧阳锋“蛤蟆功”的克星,暗合五行相克的原理(火克金)。《倚天屠龙记》中明教五行旗五位掌旗使的命名与此类似,就不多说了。

  (七)林平之、游坦之——一为副威镖局之少镖头,一为聚贤庄之少庄主。然两位公子哥儿前途却并非“平之”、“坦之”!查老以“平坦”二字为两位富家子弟命名,真是"高人"啊!

  (八)武修文、武敦儒——《神雕侠侣》中的武氏兄弟乃大理武三通之子。

  修文的意思是:修明文教。《尚书·武成》:“王来自商,至于丰,乃偃武修文。”

  敦儒的意思是敦厚儒雅。南宋有词人朱敦儒。

  命子名为“修文”、“敦儒”,本冀其文雅;但二子都只是赳赳武夫,真的和自己名字的含义大相径庭。

  (十)夏雪宜、温青青

  二人是《碧血剑》中一对父女。夏季炎热,雪只下于寒冬,“夏”与“雪”本不“宜”。

  作者如此命名,我想起钱钟书对《水浒传》第二十四回“王婆贪贿说风情”中一句费解话(“他家(按指武大夫妻)卖拖蒸河漏子,热汤温和大辣酥”)的精辟解释。他说:“这是一句玩笑话,也就是西洋修辞学上所谓的oxymoron(安排两种词意截然相反的词语,放在一起,藉以造成突兀但是相辅相成的怔忡效果),象是新古董novelantiques便是。像河漏子(一种点心小食)既经蒸过,就不必再拖;大辣酥(另一种点心小食)也不可能同时具有热烫温和两种特质。据此可以断定是王婆的一句风言风语,用来挑逗西门庆,同时也间接刻画出潘金莲在《水浒》中正反两种突兀的双重性格。”(参看水晶《侍钱“抛书”杂记》)查老对夏雪宜的命名似也运用了“oxymoron”的修辞手法,钱钟书所谓“间接刻画出……正反两种突兀的双重性格”的评语大可移用到夏雪宜身上。以前有人认为温青青名字来自《古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恐怕有点牵强。《庄子·德充符》:“唯松柏独也[正],在冬夏青青”,《礼记·曲礼上》:“凡为人之礼,冬温而夏凊(冷、凉的意思)”作为温仪和夏雪宜的女儿,身上同样兼有“温”、“凊”(或谓“夏”、“雪”)两种矛盾的性格,小说中其时而刁蛮时而哀苦的情绪对此作了很好的诠释。

  [附:袁承志]《礼记·祭义》:“君子所谓孝者,先意承志,谕父母于道。”袁承志所承之志,本应是其父袁崇焕抗击满清之志,但《碧血剑》一书的结局,他却隐居域外,只能算是“名不副实”的人物。

  历史上名承志者尚多,如唐武后时有杜承志,现代有革命家廖承志,戏剧家焦菊隐(原名焦承志),作家张承志等。

  (十一)逍遥派诸人

  《天龙八部》中的逍遥派是一个崇尚道家的门派,其掌门人为无涯子。其名来自《庄子·养生主》“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和无涯子一辈的尚有天山童姥与李秋水。童姥谓年老而童身,其造型与武功似取材于佛祖释迦牟尼(如八荒六合XXX拳之类)。李秋水名字来于《庄子·秋水》就不用多说了。

  值得一提的是无涯子的两个弟子:苏星河,丁春秋。在道家里,“星河”是空间上的“无涯”,而“春秋”则是时间上的“无涯”。

  [附“函谷八友”]“函谷八友”是苏星河的八位弟子。“函谷”暗指道家始祖老子出关之处,点名逍遥派的渊源。

  老大康广陵(琴),姓名分别取自三国时的嵇康与他所弹的那首《广陵散》;

  老二范百陵(棋),姓名取自清朝的两位围棋高手范西屏(海宁人)和过百龄;

  老三苟读(书),这个显而易见吧;

  老四吴领军(画),书中述其曾任“领军”之职,而姓恐来于唐大画家吴道子;

  老五薛慕华(医),慕华即仰慕华佗之意(中国古代有一批以“慕X”名的,如“慕韩”,“慕华”等等)。又近代有黄乃裳,号慕华,曾参加康梁变法;

  老六冯阿三(匠),其名很庸俗,应该是用来凑数的;

  老七石清露(花),“石”谐音“莳”,莳花;清露古诗常见(如如陆机《赴洛道中作》“清露坠素辉,明月一何朗”,虞世南《蝉》“垂绥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红楼梦》三十四回记有“玫瑰清露”);

  老八李傀儡(戏),傀儡寓意很明确,姓李似暗寓唐朝那位在皇宫搬演梨园的李隆基。李傀儡,似乎也暗示唐高宗,被武则天摆布得像个傀儡。

  (十二)穆念慈——有人说名字取自《尚书·大禹谟》“帝念,念慈在慈。”这种说法我觉得不正确。首先,全部《尚书》(包括所谓《伪古文尚书》)都无“念慈在慈”四字,有的是“念兹在兹”四字,兹,此也。也即“念念不忘”的意思,这和穆念慈的名字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据我的理解,念慈者,怀念母亲也。古时称父亲为家严,母亲为家慈。《射雕》全书都没有写念慈的父母是谁,但是由于铁心兄的收养,她总算是有了父爱,所以更怀念其母的爱。

  (十三)柯镇恶——《世说新语》:“桓石虔,小字镇恶”。

  柯之高足郭靖那句掷地作金石声的“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也模仿自《世说》:“刘真长,党同伐异,侠之大者”。

  (十四)徐潮生——《书剑恩仇录》中陈世倌之妻,乾隆与陈家洛之母。历史上陈世倌正妻确为徐姓,“潮生”之名恐怕就是金庸所代拟了。出自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黄药师自度的《碧海潮生曲》,以及桃花岛积翠亭上“桃花影里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的对联分明都与这两句诗有关。

  (十五)李沅芷——《楚辞。湘夫人》:‘沅有芷兮澧(音li)有兰'’,此姝之名,尽在诗中。诗的后一句“思公子兮未敢言”倒与李沅芷对余鱼同的那份情愫有三分仿佛。

  (十六)“气寒西北”白万剑——出自龚自珍“气寒西北何人剑,声满东南几处箫”的诗句。金庸对龚定庵似乎情有独钟,他为《天龙八部》第35回写的回目是:“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此句脱胎于龚定庵《洞仙歌》词:“埋没了,弹指芳华如电。”

  (十七)射雕/倚天——金庸小说于七十年代末在台解禁,唯有《射雕》一书,台湾文化官员怀疑“有鼓吹***之嫌”,不许在台刊行。金庸对此有所解释:“射雕是中国北方民族由来已久的勇武行为。《史记·李广传》中说:是必射雕者也。王维有诗: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又有诗:暮云空碛时驱马,落日平原好射雕。杨巨源诗:射雕天更碧,吹角塞仍黄。温庭筠诗:安得万里沙,霜晴看射雕。中国描写塞外生活的文学作品往往提到射雕,一箭双雕的成语更是普通得很。***的词中其实没有射雕两字连用,只有只识弯弓射大雕。中国文字人人都有权用,不能因为***用过,别人就不能再用。”

  金庸此文无一字不真,也无一语不是诡辩。《射雕》虽无“鼓吹***”的用心,但那书名的由来,一定出自《沁园春·雪》。

  (十八)岳不群(附:卓不凡)——剑神卓不凡与君子剑岳不群两大高手似乎在拉扯一个成语:“卓尔不群”,典出《汉书》:“夫唯大雅,卓尔不群”。

  巍巍山‘岳’,卓尔‘不群’,颇有一种壁立千仞的气象,与岳不群的道貌岸然也算合拍。

  岳不群人称“君子剑”,但真正的君子是“群”的,小人才“不群”呢!这也不是我说的,是我们的文宣王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老二说的:“君子群而不党,小人党而不群”。(《论语·阳货》)。岳不群以‘君子剑’的面目欺世,金庸却在取名时将其底细揭露无遗:伪君子,真小人也。

  下面就有些胡扯了:将岳‘不群’的‘羊’皮褫去(繁体字‘羊’在君下),还剩什么?——剩有‘不君’,不是君子,是小人,不是‘羊’,是狼!

  (十九)丁坚与施令威——此二人武功未臻化境,与卓不凡/岳不群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所争的也非成语,而是在争相攀附一位仙人:丁令威。

  《搜神后记·卷一》:“丁令威,本辽东人,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集城门华表柱。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遂高上冲天”。

  (二十)‘白头仙翁’卜沉——此人为嵩山派高手,与‘秃鹰’沙天江一起出场,这两人的名字可能是相互对应的,‘秃鹰’与‘白头翁’对应,‘沙天江’与‘卜沉’对应:‘白头翁’与秃鹰都是禽鸟,江水中自然‘不沉’。

  《红楼梦》中有名‘卜世仁’者,不是人啊!

  (廿一)东方不败——此人号称‘武功天下第一’。

  武侠小说中“武功”一词指的是“以拳脚内力给对方身体造成极大损伤的超能力”,但《笑傲》非简单的武侠作品,它还是一部政治小说。此词或有别一层涵义:‘文治武功’中的‘武功’,主要指军事才能与成就。

  “东方不败”就是:东方的战神传说。

  (廿二)向问天——此名极佳,既有李太白“青天明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的天真,又有苏东坡“把酒问青天”的闲逸,更不乏谭复生“我自横刀向天笑”的豪迈。然而推本溯源,必本于屈原之〈天问〉。向问天与屈原,余皆不论,其愚忠似之,其以妾妇之道事君又似之。

  (廿三)童百熊——熊性勇猛,此人‘一熊’犹嫌不足,乃以‘百熊’名之,可以想见他在魔教与正教的战斗中的是如何的勇猛过人。

  (廿四)《笑傲江湖》——《阳关三叠》首先是王维的诗篇,之后演成一部乐曲。

  天壤间有“笑傲江湖”在!它首先应该是一部恢宏壮阔的琴曲,其次才是一部博大浩瀚的小说。

  “笑傲江湖”之曲,与嵇康的脉搏相呼应,接承的是《广陵散》的遗音。向上追溯,是楚狂接舆的哀歌:“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推本溯源,它的旋律在远古即已奏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掘井而饮,帝力于我何有哉”!(击壤歌)

  嵇康“广陵散于今绝矣”的谶语居然不曾应验。《笑傲江湖》所要发掘的正是华夏所固有而被历代统治者摧残压抑又不绝如缕的自由主义传统,为个人自由唱一曲悲伤的挽歌。

  (廿五)黑木令——历史上的商鞅并不像半世纪来我们宣传的那样正面,2000年来人们对他毁誉参半,其实此人很有些邪魔外道气息。变法之初,有‘徙木立信’故事,立三丈之木于南门,能搬到北门者赏50金,秦人不信,唯有一人试为,果得赏金。此事为商鞅树立了威信,此后商鞅立法苛酷,而秦人战栗不敢稍违。

  金庸1969年完成《笑傲》,当年即开始撰写《鹿鼎》。与‘日月神教’相似的不是明教,而是《鹿鼎》中的‘神龙教’。《鹿鼎。19回》回目是:“九州聚铁铸一字,百金立木招群魔”(查慎行诗),金庸后面有注:“‘百金立木招群魔’句,本书用以喻神龙教教主先以甜头招人归附,然后施行严刑峻法,部勒教众”。

  制作黑木令的原材料或许就是商鞅当年让人搬动的那根‘三丈之木’?

  (廿六)曲非烟——纳兰容若《江城子咏史》“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望中疑。非雾非烟,神女欲来时”。

  金庸自称生平创作受唐代传奇影响最大,而唐传奇中有一名篇《步飞烟》,皇甫枚撰。

  在《阿绣与小翠》中,我曾妄言金庸受蒲留仙影响不小,其实《聊斋》正是唐传奇之余绪。二者一脉相承。

  (廿七)周孤桐——近人章士钊,号‘孤桐’。

  (廿八)成不忧——《论语》:“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廿九)乔峰——30年代文坛有所谓‘京派’与‘海派’之争。知堂老人是‘京派’的灵魂人物,鲁迅先生则是‘海派’的班头魁首,模仿金庸句式,可说是‘南鲁迅,北知堂’,兄弟二人生生分割了文坛。老三建人也非庸碌之辈,只是他两位哥哥太过出色,他就不免黯然失色了,绝对没有《天龙》中乔峰的豪气干云/光芒万丈。

  然而,但是,周建人字“寿松”,又字“乔峰”。

  (三十)慕容复——金庸的“南慕容北乔峰”像“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一样,区区数字,组合起来,而富有张力,具无限美感。王家卫拍《东邪西毒》,除了几个名字出自《射雕》,故事几乎全是自己结撰而成,不知王导为这四个字,付给金庸多少版权费——花钱多一点也值得。

  慕容非汉姓,是鲜卑族姓氏,五胡乱华时前燕/后燕/西燕/南燕这几个短命帝国的王族。他单名“复”,明显寄寓了其父慕容博及整个家族对于“兴复大燕”的期望与狂想。

  金庸写作并在《明报》连载《天龙八部》,始于1963年9月,写了四年,大约在1966年底或67年初完成。当时戮力于兴复故国的,是谁呢?只能是蒋中正/经国父子。

  老蒋以台湾为“复兴基地”最终“反攻大陆”的决心与规划,在48年尚未撤离大陆时即已确立。此后每年“元旦文告”“国庆文告”都以“反G复国”为职志。现在的学者多认为蒋氏并无决心,只是以此欺蒙台湾百姓,利于维护政权。这种观点我不能苟同。以我对蒋的理解,此人意志力之强韧,非常人所能想象。

  尤其50年代末60年代初,大陆因跃进造成三年灾害,哀鸿遍野。蒋认为机不可失,62年成立“反攻行动委员会”,在台湾征收‘国防特别临时捐“,筹措反G经费,63年筹组‘反G建国联盟’,64年效仿当年的田单复国而发动’毋忘在莒‘运动,66年文革蒋直斥老友毛“丧心病狂”,发起‘讨毛救国联线’。。。。。。这段时间是台湾海峡在金门炮战之后最为紧张的,可说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只因美国的强烈反对,才无果而终。写于63-66年的《天龙八部》中出现了慕容两父子的人物形象,也就毫不奇怪了。73年金庸首次赴台会见蒋经国,仍是苦劝经国:不要反攻大陆,反攻不会成功,只会造成几百万的生灵涂炭,应致力于改善台湾人生活,人民生活好了,就是成功。这些话似曾相识,《天龙》中无名老僧‘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消于无形”以及慕容博‘大燕不复国是空,复国亦空“两偈意思与此相近。

  或许是因为老蒋‘独裁无胆民主无量’,两头不靠,金庸对他素无好感,几乎没说过他一句好话。对经国的观感,则前后变化很大,5/60年代,经国的抱负/才干尚未展露,又主管情报/警备工作,名声欠佳,金庸又厌屋及乌,写于此时的慕容复极尽猥琐/胆怯/无能/绝情之能事’也就毫不奇怪了。73年金庸访台,对经国印象已转为正面,此后蒋领导实现了台湾奇迹,举世称誉,88年病逝,金庸于《明报》撰专文悼念,认为蒋先生治理台湾的业绩高于当年的诸葛治蜀,此语乍听突兀,但绝非过誉。

 1 2   下一页 尾页

更多
标签: